關於部落格
腐之世界!!!請慎入!!!
  • 742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四方神現代列傳(朱雀篇5)

睜開眼睛,坐起身,扁塌的棉被顯示旁邊的人已經不見了。

我打了個清醒用的呵欠,想著紀律揚這傢夥怎麼這麼早起,一邊走下床。

「...少爺,你真的不回去嗎?老爺跟我們大家都很擔心你!住這種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鄉下地方,又不帶任何服侍的僕人,這叫人怎麼放心呢?」

聽到陌生中年女子聲音的我,收回了本來要走到客廳的腳步,靠在門旁側耳傾聽。

「清嫂,我覺得現在很好。」紀律揚的聲音還是沒什麼起伏的平淡。

「少爺...」

「好了!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麼!」紀律揚堅定的語氣阻止了中年女子繼續往下說。

「是的,恕小的無禮!只是老爺託小的傳話給少爺,請多回去看看他老人家。」

紀律揚沈默不語,只深呼吸了一下,然後才說:「我知道。我要去上學了,清嫂你可以先走了。」他說話的語氣是那種很冷漠彷彿只是公式化回答的感覺。

接著中年女子就聽從他的話,恭敬地走出門。

「喂,出來吧!」中年女子一走,紀律揚立刻朝我的方向說,沒想到會馬上被人抓包的我嚇了一跳,只能故作笑嘻嘻的輕鬆樣走出來。

「哈哈~~今天天氣真好!」

紀律揚一臉懶得理會我無聊發言的不屑貌:「你不是愛偷看就是愛偷聽,遲早有一天小心好奇心殺死你這隻愛偷窺的貓!」說完,無奈地搖頭。

「嘿嘿~~~」心虛於偷看照片被抓到跟剛剛偷聽被抓到的事情,我只能打哈哈過去。「那個...剛剛跟你說話的人是誰阿?」

「沒什麼,我父親的管家。」十分簡潔的回答。

「你父親?可是你不是說你的家人都...」

「我養父。」又拋出一句簡潔的回答。「好了,時間已經很晚了,趕快換上桌上的制服上學去!」

紀律揚露出充滿警戒心的眼神,像是不願意我繼續追問下去,這種排擠的態度本來讓我很生氣想故意唱反調,但轉個念頭又想起昨晚自己下的決定,我何必再干涉他的隱私呢?於是我只生著悶氣地用力抓起衣服,轉身走進房間!

─────────────────────

「唉...我這人就是心太軟阿...」

我一邊碎碎念著,一邊捧著作業本朝老師辦公室走去。

至於為什麼是我捧著作業本?原因就是坐在附近跟我也算有點認識了的學藝股長妹妹,正為了不久後的班際公佈欄裝飾評比,利用早自習忙的昏天暗地,哭求我幫忙交作業本,於是我一時心軟便答應了。誰叫身為男子漢大丈夫,就是有義務要幫助老弱婦孺行俠仗義嘛!

就在我把作業本放到桌上,打算要走的時候,導師叫住了我:「戈寰宣,你最近是不是有什麼麻煩?要不要跟老師談談?」

我心跳了一下:「麻煩?老師你是指什麼?」

導師推了推鼻梁上滑落的眼鏡,有些為難似的說:「聽說你跟紀律揚好像跟李黑龍(黑龍老大的本名)那些人有些衝突是不是?老師有點擔心你們的安全。在學校有沒有受到什麼騷擾?」

呼!原來是這件事情阿!說的也是,夔的事情說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但是居然會這麼關心我們,感覺上導師真是個好人。

我們班上的導師-許淮,是個二十多歲新來的國文老師,平常為人熱情大方又很有耐性,而且教學幽默有趣,不像一些老古板講的讓人昏昏欲睡,在學生間的評價很好,我也很喜歡他。

「還好啦!目前還沒發生什麼事情啦!」

「是嗎?那就好。」許淮鬆了口氣的微笑:「不過還是要小心自己的安全,如果有任何奇怪的事情,都可以跟老師說。」

「嗯!謝謝老師關心!」

禮貌的道聲謝,我就走出了辦公室。

─────────────────────

幾天之後,在這期間為了貫徹自己的決心,我刻意地逃避任何與紀律揚接觸的機會,也不曉得那傢伙有沒有察覺到我的疏離,他一切仍表現的如往常一樣,讓我有些安心卻又有些失落跟鬱悶,不禁想難道只是我在自做多情,人家根本一點就不在意我?但這樣也好,我們不會有再更深入的接觸了。

就在某天的體育課裡,當我正和班上幾名男同學在籃球場上互相廝殺的時候,一名男同學突然氣喘呼呼地奔跑到我身旁,將我拉到一旁,神色緊張地低聲說:「戈環宣,黑龍老大帶人帶走了班上的女生,放話要你和紀律揚去找他,否則後果自行負責,還說不能通知老師教官,不然從今以後要讓我們班上所有人不得安寧,現在要怎麼辦?」

我一聽,一股怒火從腳底燒到了頭頂,黑龍這混帳實在是有夠卑鄙!有膽就直接衝我來阿!居然把我們的恩怨牽扯到其他人身上,想利用別人來威脅我,這正是我最痛恨的事情!

一瞬間,我彷彿又看到那一片火紅的場景,轟隆隆的吵雜聲又在耳際響起,那最沉痛的回憶又再度被勾起...閉上眼,緊握雙手。原來有些傷痛是不會隨著時間被遺忘的,只會在被挖出來的時候再度狠狠撕裂你的傷口。

我心知肚明這次黑龍他們絕對是有備而來,不但要給我和紀律揚一個教訓,更要藉此來揚威讓大家曉得得罪他們會有什麼下場,可是我也無法容忍別人因我而遭受牽連,我也不願意紀律揚一起去赴這鴻門宴,心下決定一力承擔這件事情。

張開眼睛,我對那名男同學說:「這件事情交給我處理,你別告訴紀律揚。」

「這樣好嗎?」

「安啦!交給我就是了!你千萬不可以跟他說!」

拋下這句話,我便前往黑龍要我們前去的地方。那是學校的一間舊倉庫,地理位置偏僻,是校園的死角,也是不少人翹課打架幹壞事的好去處。

我一踏進倉庫裡,立刻有人將門關上並且以我為中心圍成一圈,是典型的包圍恐嚇架式,虎視眈眈的目光,劍拔弩張的情勢,空氣裡散佈著不懷好意的氣氛。

我觀察周圍的環境,黑龍坐在由書桌椅疊起的高處由上往下俯視著我,手裡還把玩著一把藍波刀,鼠目般陰沉的眼神透露出此人的邪惡。十多名女生在黑龍左側被另一群人包圍在中央,女生們都顫抖的依偎在一起,膽小一點的更是忍不住低聲啜泣著,看起來是被這群不良少年給嚇住了。

「這是你和我之間的恩怨,放了她們!」我直接開門見山說出來意。

黑龍陰笑了幾聲,那聲音聽了讓人很不舒服,我忍不住皺起眉頭。

「憑什麼我要放了她們?」

雖然早知道事情不可能那麼簡單結束,我還是忍不住在心裡強姦了黑龍祖宗十八代,咬牙忍住怒火:「你要什麼條件?」

「不錯,你是個聰明的傢伙。」黑龍又陰笑了幾聲,還用舌頭舔了舔刀鋒,看來是外國變態電影看太多了。

「上次你們害我大大丟了面子,我如果不討回來江湖上的朋友可是會看不起我的,我應該怎麼教訓你們才好呢?而且另外一個小子怎麼沒看到人影呢?該不會是嚇到屁滾尿流不敢來了吧?」

「不關他的事情!上次是我看不過去帶走他的,有什麼帳就都算到我頭上吧!」

黑龍停下把玩藍波刀,直視著我:「看來你是打算一人擔下這件事了,好擔色!好義氣!我黑龍最喜歡玩的就是這樣的人!想要一人擔下兩人的份,你應該有所覺悟了吧?」

我冷哼。我戈環宣豈是會被這種小場面嚇倒的人嗎?也太小看我了!

「要放人,行!你先吃了這個!」黑龍再度發出陰沉的笑聲,丟出一個小型試管狀的容器,容器裡面裝的是某種白色粉末。

是毒品嗎?思索著粉末是什麼物體,卻也明白這種情況並沒有讓我拒絕的選擇,我打開開口,一口將粉末吞下,然後把用力把容器丟在地上,迸裂的玻璃碎聲回盪在空間裡。

「這樣可以了吧?」

「有氣魄!」黑龍露出如毒蛇般陰騺的笑容,才轉頭對那些女生說:「哭哭啼啼的看了就煩!還不趕快走!」

女生們如遭大赦地快步奔出倉庫,有些人離去前有點不安地看著我,好像想說些什麼,但在黑龍這夥人的淫威下仍是不敢發出一語,很快現場便只剩下我和黑龍他們。

「你想知道剛剛吃的是什麼東西嗎?」黑龍不懷好意地說著。

我冷哼一聲,不想理會他的挑釁,既然女生們都已經離開,我也沒有理由要繼續跟他周旋,轉身想離開的同時,突然眼前一片昏暗,倒在了地上。
---------------------------------------
瘋言瘋語區:

哇!拖了好久好久居然還能看到這個的更新耶!(毆飛)
久到物換星移,專欄又被鮮網刪除了
真是傷心....(還不都是你自己的錯!!!)
不過我是打不死的小強,刪幾次就創幾次,拉拉拉~~~~

其實這節預定上本來想打多一點劇情再發上來的,但某人的龜速實在是太可怕了,暫時就先這樣了

至少有更新比沒更新來的好...(我已經看到某雷某小魷魚的怨念目光=.=lll)

各位朋友想看我其他作品還是到我blog吧
至少不會被刪除....
http://blog.yam.com/dokiya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