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腐之世界!!!請慎入!!!
  • 743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月華3

瞄了周圍一片昏昏欲睡但強撐眼皮的同事,我慶幸著自己因為地位不高又是個菜鳥,分配到了十分角落的位置,就算稍微打個盹都很難被發現。

除了校長的催眠曲之外,另外一個讓我想打呵欠的主因,就是昨晚熬了一夜為了找亞斯爾兄弟來談談而事先擬好講稿並且背頌起來。

不要怪我小題大作,我還是第一次處理這種學生問題呢!心裡緊張是在所難免的!更何況我又是這麼的不善言辭,假如不事先擬稿,我怕到時候一面對他們,反而說不出話的大概是我吧。

待會就是早自習完畢了,要現在找他們來教師室嗎?不過早上教師室裡的老師學生很多,要是讓人聽到傳出去就不太好了,這種事情還是私下解決比較妥當,還是等放學的時候再找他們過來好了.....

我思考結束的同時,外面傳來了一陣鐘聲,是代表早自習結束的鐘聲,也代表了教師會議的結束。大家魚貫地步出會議室,我也回到教師室準備第一節上課的教材。

「老師,作業已經收齊了。」一名學生抱著一疊作業本來到我桌前。

「嗯,你放在我桌上就好。」我指示個位子讓他放下作業本。

這名人高馬大皮膚黝黑長相端正的男孩,叫陳一佐,是我現在擔當導師的那班的班長,年紀不大做事卻很靈活而且有擔當,是同齡學子都很信任依賴他,而且還是經常代表學校參加各種比賽的名人,據說有很大可能將會被選上資優生,真是個優秀的孩子。

看男孩放下作業本正要離開,我叫住了他:「班長等一下,老師有點事情想問你一下,你覺得亞爾斯兄弟在班上表現的怎麼樣?跟班上同學相處的如何?畢竟他們是轉學生,老師有一點在意。」

不知道這個藉口好不好,陳一佐聽了之後就回答說:「我覺得特跟大家處的還不錯,但是雷好像很難親近,有一些人有點怕他。我跟他們也不是很熟,不是很了解他們。」

這個評價跟我所知的其實大同小異,看來也沒有什麼可以問的,我就揮揮手:「快上課了,你趕快回教室吧!」然後陳一佐立刻就走了。

沒想到前人走了,雷。亞爾斯卻來了!

「老師,我有事情找你!」

我沒想到雷會來主動找我,跟我原先預設的狀況不太一樣,讓我有些手足無措。

「什麼...什麼事情?」這個孩子該不會想在這裡提昨天的事情吧?現在的孩子都這麼大膽嗎?

「那件事情我想私下跟老師談談,不知道可不可以?」雷支支吾吾地說,看來果然也是不想被宣揚出去,我猜想他的心情,體諒地點點頭。

「那我們去輔導室吧。」

雷亦步亦趨地跟在我身後,我偷偷笑了笑,看來果然還只是半大不小的孩子,也是會害怕把事情鬧大,只要好好開導,應該可以聽的進去吧?

輔導室,顧名思義就是輔導學生心理的地方,佈置的很有隱密性跟舒適感,讓人可以有安心談話的氣氛。我跟值班輔導老師打了聲招呼,就借了其中一間。真不愧是有錢的學校,在設施上一點都不吝嗇。

在我跟雷走進房間,關上門,我正想開口勸導的時候,雷突然撲上來按住我雙肩用力將我壓在牆上!

「你...你做什麼!」我驚恐地問。雖然才十多歲,但雷的力氣卻很大,我被他制住後根本動彈不得。

雷低頭看著我,碧藍的眼睛裏閃爍著噬人的野性兇光,就像是猛獸看見獵物一樣,叫人膽戰心驚!

他的左手放開我的肩膀,卻抓住了我脖子,好像想掐死我的樣子!我感到非常恐懼,從雷身上散發出來的可怕氣勢,彷彿要將我全身撕碎!我想要大喊救命,但一向就不靈巧的口舌,在這種時候更是完全發不出聲音。我的四肢都莫名的顫抖著,完全不受我的控制。

在那瞬間我突然明白了,他是一隻披了人皮的獸,而且不是普通的野獸,他是獸之王,藏在下面的是一個充滿血腥和掠奪的本性!獸王是鄙昵眾生,孤高自負,不屑一顧的在高處俯視所有跪趴在他面前群獸的王者!

比一般人還敏銳的本能告訴我,不可以招惹他,否則會萬劫不復的!

「這次只是警告你,有些事情最好不要管,否則我會讓你生不如死!」雷靠在我耳邊,低聲恐嚇,那聲調不像是平常的聲音,而是獸類在嘶吼威脅敵人的低鳴。

我閉上眼轉開頭,手腳不住顫抖。我是第一次遇到有這麼強大的氣息,首次這樣有毫無招架之力的感覺。

「我知道的,你跟我是同類。別怕,只要你服從我,順從我,我就不會傷害你。」

他放開我的脖子,手移到我了臉上,強迫我直視他的眼睛,我哆嗦地看著,他的雙瞳不再是如青空似淺海的清徹碧藍,四周流轉著奇異的七彩奪目光芒,美麗的令人害怕,卻又無法移開視線。

在這樣的光芒下,我漸漸地全身發軟,然後失去了意識...

當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不知什麼時候坐躺在了沙發上,雷則坐在對面的座位上掛著高深莫測的微笑看著我。

他突然站起身,伸手將我也拉了起來:「老師,你大概是太累了,忽然就睡著了,應該要多保重身體才好喔。」

腦袋還沒開始運轉,我扶著頭模糊地應聲:「嗯...」

「感謝老師辛苦的教誨。現在已經是上課時間,那我就先回教室了。」說完,雷便打開門走了出去。

瞬間,我想起了之前的事,冷汗與雞皮疙瘩直冒,全身不住顫抖。

這個人太可怕了!不是我招惹得起的人!我抓著衣襟,有了這樣的覺悟。
...............

打開抽屜,拿出昨晚花了一整夜擬好的講稿,歎口氣,便將它扔進了碎紙機。

我趴在桌上假寐。

今天早上雷的威嚇對我影響太大,害我整天都心不在焉,過的渾渾沌沌,出了許多小錯誤,真是丟臉。

我只是純粹想體驗當老師的感覺而已,就這樣渺小的願望,為什麼上蒼還要突然丟給我這樣的苦難呢?

自憐地再度歎口氣,我拍拍臉,決定打起精神,換個心情面對接下來的工作,決定把雷的事情拋到腦後,以後再也不要管了!不要怪我膽小,人想要好好地存活在這世上,總是要能屈能伸才會好過。

就在我下定決心站起來,一轉身,一張我現在完全不想見到的臉突然出現在我眼前!

「老師,請問有空嗎?我有事想找你談談。」

「啊!」

我被嚇到小聲地叫了一聲,來人對我的反應睜著疑惑的目光。

「老師?」

定神一看,雖然是同樣的臉,但感覺完全不同,原來來的人是特。感覺自己有點反應過度,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哈哈...有什麼事嗎?」

「有件事情我想私下跟老師談談,不知道可不可以?」特支支吾吾地說,語氣跟早上雷來找我的樣子如出一轍。

回想起早上的事情,我緊張了起來。該不會特也是來威嚇我的吧?老人家年紀大,禁不起兩次驚嚇的!

「那個...亞爾斯同學,你哥哥已經來找過我了...我...我什麼都不會...不會亂說的...」我一緊張就會冒出口吃的毛病。

「雷來找過老師了?」特皺起眉頭,然後了然地對我微笑說:「我不會對老師怎樣的,純粹談話,請老師放心!」

特和煦如陽光般的笑容,莫名融化了我的警戒,當我有意識的時候,已經跟特一起走到不會有人經過的教師室後方走廊。

特直接開門見山地問:「老師昨天是不是看見了我跟特?」

我猶豫地點了點頭。

「那老師想要怎麼看待這件事情?覺得我們很骯髒嗎?」

「別...別這麼說!」我搓著手,結結巴巴地說:「老師我...我並不認為...你們這樣是不好的...我想...我想我並不了解你們...並不是我是老師就有權利去為你們決定什麼...但是無論如何...在公開場合都是不太適當的...而且你們年紀都還不大...想法不是那麼周嚴...總是需要師長的引導...」阿!真討厭自己這種毛病!連句話都說不好!

「呵呵...」特輕笑,「老師,你果然真的是個好人。在你周圍有著很澄澈又很舒服的氣喔!」

「啊?」氣?是說氣勢嗎?

「不瞞老師,其實我跟雷確實有些異於常人的地方。」特突然露出有些哀戚的表情:「雷他或許對老師做出了一些冒犯的舉動,我在這裡為他道歉!但他絕對並沒有想要傷害任何人的意思,我們...我們只是想找個生存的地方...」

我能感受到特傳來一種超乎他外表年齡的濃厚滄桑,那是假裝不來,只有經過許多苦難的人才會有的令人難過地想落淚的感覺。我想他們背後一定有一段不為人知的故事吧?

「老師懂了...」

特又展開笑容:「謝謝老師。那我先走了。」

少年轉身離去。陽光下的背影,讓人有說不出的感觸。
----------------
瘋言瘋語區:
月華終於又有新篇啦!!!!
大家是不是等很久啦?
如果說沒有人在等...嗚..哭給你看啦!

這次是小魷魚跟亞爾斯兄弟的首次接觸!
我們就來訪問主角們吧!

小魷魚:大...大家好..怎麼辦?我好緊張...說不出話來...(一直搓手)
音:(汗)那先請另外一位男主角,雷,來發表意見好了
雷:哼!
音:=_=lll不要這麼酷嘛!好歹我是你親生母親耶!
雷:哼!(更不屑的語氣)
音:>_<!嗚嗚...我要去找特來撫慰我受傷的心靈!
特:(躲過音的撲抱)(微笑)大家好,我是特,雖然這是篇又無聊寫的又不好看根本就該拿去撕毀的爛故事,但還是很感謝大家的觀賞!
音:>_<!
居...居然連特都這樣對待我...我太傷心了!(對著夕陽淚奔)
小魷魚:阿...作者跑了...那訪問怎麼辦?我還沒說完耶!
雷:還能怎麼辦?走啦!

就這樣...在雷不耐煩的話語後,訪問無疾而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