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腐之世界!!!請慎入!!!
  • 742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四方神現代列傳(朱雀篇4)

一邊想我一邊走下床,看了看這個房間,感覺上就很像是富貴人家才會住的房間,很大,而且用具一看就很高貴,無奈我會的語詞太少,形容不出這房間的高貴。

打開門,白亮的燈光打來,我看見一個成年男子坐在沙發上吐著煙,看起來好像在思考什麼。

「那個....」我剛想開口說話,男子一聽到話頭立刻轉向我並且打斷我的話。

「小子,你醒啦。另外一個小子呢?」

從男子的語氣可以感覺出是個有些桀傲不羈的人,骨碌碌不停轉動的灰色雙眸,嘴角掛著有些邪氣但不讓人生惡感的微笑,一頭不曉得是天生還是染的銀白長髮,那顏色不是一般老人的白而是很漂亮像月光一樣的閃耀的銀髮,以及不自覺散發的存在感,直覺就不是個普通人。

「還在睡。還有,這裡是哪裡?你又是誰?」不知對方身分,我有些警戒地問。

「喂!喂!好歹我也是你們的救命恩人,而且,小孩子就要有個小孩子樣,不然想太多的話年紀大的時候就會禿頭喔!」男子捻熄香菸,站起身:「我先自我介紹,我叫百越颯嵐,叫我百越哥就好,千萬別提到後面兩個字,我討厭那名字!別看我的外型是這樣,我可是標準土生土長的東方人。這裡是另外一個小子的家,我認為醫院跟你家都不適合,所以就把你們帶來這了。」

這裡是紀律揚的家?我有點驚訝。聽完百越的回答,我反而疑惑越來越多,內心太多問題想問,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問哪個。

「好啦!小傢伙!我知道你有一堆問題想問,但我是很懶的人,不喜歡同樣事情解釋兩遍,等另外的一個小子醒來後我再告訴你。」

百越看穿我內心的想法,笑著用力揉亂了我頭髮!平常我是很不喜歡陌生人隨便對我做出如此親近的行為,可是我對百越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所以也沒做出太大的反應。

說到紀律揚,我趕緊回房間看他。他還是保持著沉睡的狀態,整個人側身蜷曲著,那是種沒安全感的人才會有的睡姿。我蹲在他前面,他閉上眼睛的時候,長長的睫毛,垂下的金髮散亂在臉頰旁,瓷白肌膚在暈黃的夜燈下染上了燈光的顏色,就像是名畫中的天使一樣。

忽然間,他的睫毛動了幾下,我猜大概是要醒來了,果然他立刻張開了眼睛,我朝他擺出笑容還順便揮揮手,他睜著茫然的目光起身看了看四周,一副好像還搞不清楚情況的樣子實在是很可愛,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喂,你在笑什麼?」搞不懂我的笑點,紀律揚又習慣性的皺起眉望向我,語氣有點不好,難不成他是屬於有起床氣的那類型嗎?一想到這點,忍不住笑的更大聲。

「...真搞不懂有什麼好笑的?」紀律揚搖頭好像決定放棄理解我了,拉開棉被起身走下床:「這裡好像是我家?我們怎麼會在這?」

「有個人救了我們,說等你醒來再跟我們解釋。」

我們走出房間。

「喲!你終於醒來啦!一起坐到這裡,我把該說的事情都跟你們說吧!」

百越不知道什麼時候搬了一堆食物飲料吃喝了起來,看紀律揚皺的越來越深的眉頭應該是他家的,那副大喇喇的動作,好像把這裡當成他家似的。不過紀律揚也沒一絲動怒的表示,跟我各選了一個位子坐了下來。

「剛剛這小子沒聽到,所以我再自我介紹一次,我叫百越颯嵐,叫我百越哥就好,千萬別提到後面兩個字,我討厭那名字!是個標準土生土長的東方人。而且你們也不必介紹自己了,我知道你們叫戈環宣和紀律揚,別問我為什麼知道,反正我就是知道。」

百越換上較為正經的態度:「要告訴你們所有的來龍去脈,先別說我講不講的完,現在的你們能不能理解都還是個問題,所以我挑重點說。」

「首先,你們知道四靈傳說嗎?」

紀律揚點了點頭:「你是指東方青龍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嗎?」

「沒錯,就是指那個。」

聽到朱雀,我又想到那個老婆婆的預言,感到很不舒服:「你該不會想說什麼命中注定之類的屁話吧?如果是的話,恕我不奉陪!」我起身就想離開。

「小子,你在怕什麼?我不管你心裡怎麼想,給我回來仔細聽!」百越用不大聲卻威嚴的聲音說著,直勾勾看著我的視線鎖住了我的腳步,讓我無法動彈。

「嘖!」僵持一會後,我咋舌一聲,大力坐下表示我的不耐煩。

「我才想對你嘖呢!還是一樣是個暴躁的小鬼....」自言自語了一會,百越才繼續說。

「四方神之所以為四方神,就是因為他們擁有維持世間輪迴並且降妖伏魔鎮邪守護的使命,因此所有惡靈邪怪都不希望見到四方神再度現世。而你,戈環宣,就是四方神之一的朱雀轉生,今天夔就是為了在你覺醒之前先一步殺死你阻止朱雀現世,還好我及時趕到才救了你們這兩個小鬼!」

「既然夔都能找來這裡,表示朱雀的所在已經暴露,只要你的朱雀本神尚未覺醒,從今以後將會有許多像那樣的怪物前仆後繼來狙擊你,你懂不懂?」

「屁啦!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話!什麼朱雀轉生都跟我無關啦!」

「臭小子,不要開口閉口屁來屁去的,給我有教養一點!」

「教你x的!誰鳥你!」

我跟百越就這樣大眼瞪小眼的互槓了起來。

「x!食古不化腦袋僵硬的臭小鬼!不管哪一世都是這樣非要死到臨頭才清醒的笨蛋性格!下次遇到危險看我還理不理你!既然你不相信,那接下來再說也沒意義了,我要走了!」百越說走就走了。

「x你x的!我就算是死了也不用你理!別再出現在我面前!」怒火未消,我對著百越的背影比中指。

............

「喂,你要不要打個電話回家?」對著一直生著悶氣的我,紀律揚突然開口。

阿!對喔!這麼晚都還沒回去,爸媽他們一定很擔心,都是百越那混蛋,害我氣到都忘記了!

「嗯!你家電話在哪?」

隨著紀律揚的指引,我撥打家裡的電話號碼,以『今天要住朋友家』的藉口告訴他們。畢竟比起說被奇怪的怪獸襲擊這種超自然的說法,這樣的藉口還比較讓人信服。

我跟紀律揚身上的制服都又髒又破了,還好我們兩個體格差不多,他借了我一套衣服去盥洗。附帶一提,他家的浴室也是非常的豪華....可惜只有一間,就是在他房間的那一間,明明是這麼豪華的房子卻很奇怪的沒有客房。

為了顧及作客的禮儀,我先讓紀律揚去洗澡,然後待在客廳裡無所事事,無聊的拿遙控器轉來轉去玩著那台非常大又先進的電視。

實在是太無聊了!根本沒有一台好看的!所以我的腳就無聊跑進紀律揚的房間摸摸...好啦!我承認我其實是故意想進來窺探的!人都有好奇心嘛!誰叫那傢伙從來不說自己的事情,不趁這機會打探打探實在是很可惜!

其實他的房間也沒什麼好看的,就是擺了一張床,一張書桌,其他就是擺了好幾個跟牆一樣大小而且裡面擺滿書本的書櫃...真是變態!如果我房間擺這麼多書,鐵定每天做惡夢!

忽然間,我注意到擺放書桌上一個貝殼相框,我走過去順手拿起觀看。照片裡的人物是一對男女跟兩個小男孩,後面背景看起來是某處的森林。男女親密的摟在一起,兩個男孩則分別牽著男女的一手,表情都很開心。我看出比較小有著一雙碧藍眼睛的男孩應該就是紀律揚,沒想到他可以有這樣的表情,我還以為他一生下來就是那副冷凍臉。那又為什麼他現在會變成這樣呢?

在我思考時,忽然一雙手從我後方伸過來拿走了相框!

轉身一看,紀律揚冰冷的眼神像在說『你憑什麼侵入我的領域』的野獸目光,那道我從未看過他露出的冷酷眼神彷彿揪住了我心臟,痛苦到無法喘息。我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一樣,推開他,跑出了房間。

我待在客廳,有些惶恐不安,害怕闖進了不該闖進的地方惹怒了紀律揚,我並不希望他會討厭我。

要進去跟他道歉嗎?就在我腦袋裡不斷轉著這個念頭時,紀律揚從房間裡走了出來。

我心虛地抬頭觀察他的表情,那副依舊看不出表情的臉孔,讓我猜不到他現在到底是怎樣的心情。該不會氣到想當場把我轟出去吧?

「...換你去洗澡了。」

「阿?」出乎意料的反應讓我愣在當場。

「怎麼?你不想洗澡嗎?你全身都髒死了!把病毒源都帶進來了!不洗的話我就把你塞進洗衣機!」說完,紀律揚把一套衣服丟給了我。

「好...好...」我抱著衣服衝進浴室。

................

當我好好刷洗一番,徹底使用紀律揚家的豪華浴室,走回客廳時,只見紀律揚席地坐在客廳桌前,無謂地看著電視,我也學他席地坐在桌子旁邊。

「喂!你不餓嗎?我快餓昏了!」我用腳輕輕地踢了踢他的腳。本來就是處於食慾旺盛的年紀,今天又遇到了差點死亡的事件,全身精力都快消耗光了,不好好補充一下怎麼可以!

「我叫外送了。」

在他這樣回答之後,我們又陷入了尷尬的沉默氛圍,兩人就這樣一直瞪著電視,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在看。

「那個...沒有經你同意就隨便動你的東西,對不起!」我出聲道歉。

紀律揚終於把目光對向我,沉默一會兒:「沒關係。」然後又轉頭看著電視。

『......o時x分,o姓女學生被人發現從學校頂樓一躍而下,當場死亡...o姓女學生平常個性開朗,成績也非常優異,家人老師同學都很訝異她會自殺....』電視上長相甜美聲音也端正優雅的女主播正報導一則自殺新聞。

「這年頭怎麼自殺的人越來越多了?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與其用那勇氣去自殺,為什麼不用那勇氣去好好面對困難呢?一定會有比自殺更好的做法阿!丟下一切的責任讓活著的人去承擔,實在是太不負責了!」我忿忿不平地評論著。

「你是這樣想的嗎?」

「是啊!那你認為呢?」

紀律揚認真地思考一陣子,才回道:「我會想為什麼會自殺呢?是痛苦嗎?想表達出求救的訊息嗎?還是真的到了非自殺才能解決嗎?雖然我不贊成自殺,也不認為自殺能解決任何問題。但是我們不是當事者,又怎麼能了解他的痛苦呢?冠冕堂皇的話誰都會說,可是人性本來就是堅強與脆弱並在,所以當真正面臨困難,跨越過的人自然就存活,無法跨越的人自然就死亡,這是理所當然的。旁人能做的也只有適當給予協助,至於任意給予對或錯的評價,我不予以置評。」

他的回應堵的我啞口無言,很想反駁,卻又不知該從何說起:「你...真是理智派的。」這是我的結論。

「嗯...對了!剛剛我看到的照片上的人是不是你的家人?他們怎麼不在家呢?」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提起這話題,其實我好奇的不得了!阿~~~我真是那種偏向虎山行的糟糕性格!

果見紀律揚臉色沉了下來,本以為他會不理我,沒想到他還是回答了:「沒錯,那是我父母跟哥哥,但這裡只有我一個人住。」

「咦?為什麼你會一個人住?留下你一個高中生住在這樣的豪宅,這樣不是不太好嗎?要是遇到什麼意外或是宵小歹徒之類的可就危險了!」

紀律揚用看見笨蛋的目光白了我一眼,我才想到憑這傢伙的身手或許反而是別人遭殃,回了他一個反省的微笑。

「就算他們不想留我一個人也沒辦法,他們在我八歲的時候就死於空難了。」

「喔喔...耶?!死了?」聽到震驚的消息,讓我手足無措:「呃...那個...對不起喔...我不是故意要提起的...」

「不用道歉,反正是事實,而且是已經十幾年前的事情,我早就習慣了。」

騙人!看到紀律揚露出有些寂寞跟哀戚的神情,我猜出他只是在逞強,但我也不會說破,畢竟誰都會有想掩飾脆弱一面的時候。

為了驅走感傷的氣氛,我馬上換了個話題:「你怎麼看待今天發生的事情?」

「你是指什麼?」

「就是那個叫夔的怪獸跟那個百越說的話。怎麼想都太匪夷所思了!我才不相信什麼命運、預言之類的!我想這都是巧合啦!」我還是堅持己見強烈排斥。

「如果要我說的話,我雖然不是完全相信這類靈異的事物,但我也不認為就要全盤贊同或否定這樣的論點,以極端的態度去對待我認為不是非常妥當,極端的贊同稱為迷信,極端的否定則太過現實,世界上確實有許多未解且神秘的關係是我們人類目前都還無法解答的,對未知的事物我一向是抱持著隨時存疑但不會馬上拒絕的觀念去面對,而是要去反覆的實驗與驗證。世界的運轉大概不是我們人類的思考模式可以理解,再加上歸納許多學者的理論......」紀律揚滔滔不絕地說。

「STOP!到此為止!我知道你是理性派的了!不要再說了!」快抓狂的我直接堵住他嘴巴,不願意讓他再繼續荼毒我的腦袋。

紀律揚用無辜的眼神彷彿在對我說:『明明是你要我講的。』

唉!果然硬腦袋就是硬腦袋!我放開了手,並且記取教訓,下次絕對不要找這傢伙聊會延伸理論的話題!
-----------------
瘋言瘋語區:
耶耶耶~~~~我家的百越終於登場啦!(某人不屑地說:誰是你家的?)
好開心~~好開心~~~
雖然寫稚嫩的少年們也很開心,但是成熟的大哥哥我也愛阿!!!

放心吧,小宣,既然你們是好搭檔,將來還是會繼續聽到理論派的話的!(宣:不會吧?!!)

明明都是我想寫的東西,但不知道為什麼硬是卡住,經過千折百難才寫出來,對自己的文字功力好挫折....

繼續任性以自己喜歡的速度寫著....

下次是激烈的場景?!敬請期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