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腐之世界!!!請慎入!!!
  • 742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四方神現代列傳(朱雀篇3)

等我罵了一會兒,紀律揚才突然插了一句話:「你這麼憎恨,該不會就是深受其害吧?」

我嚇的轉頭看他,碧藍色雙眸射出的尖銳目光像是要看穿我內心深處,挖出我那最不想回憶的記憶!我突然湧起很害怕的感覺,彷彿是為了掩飾我的不安,我反射朝他的大喊:「你懂什麼!這跟你無關!」

喊完之後,我看見他的眼神瞬間黯淡了一下子,不知道為何我的心也抽痛了一下,但很快他又恢復了平常的樣子,甚至散發出比平常更冷的氣質,之前友好的氣氛蕩然無存,轉而剩下的只有空氣都要凍結的尷尬。

雖然我不願跟他更加親近,可是也不想搞成這樣,說出口的瞬間其實我就後悔了,很想開口解釋些什麼,卻又不知要說些什麼,兩人就這樣一直沉默不語地走著。

「唉...到底在做什麼阿...」紀律揚破天荒的嘆了口氣喃喃自語,不知道是在問自己還是在問誰?

那一刻,我的內心莫名充塞著許多感情,很想一口氣傾吐出來:「我...」

話聲未盡,一聲轟天巨響啪啦的響起!

宛如電影情節一樣,馬路居然就在我們面前像是被什麼東西沖爆一樣的爆裂開來!一陣塵土飛揚,現身的竟是一隻臉色猙獰的怪獸!

那是一隻長的很像牛,但體型比起一般的牛巨大許多倍,但沒有角,全身灰黑,而且還只有一隻腳,身體周圍圍繞著滋滋看似雷電的閃光。在它出現的同時,原本還未西沉的景色瞬間暗黑了下來,四周陷入一片寧靜到詭異的黑幕之中。怪獸張嘴發出吼聲,巨大的聲響就快震破人耳膜,幸好它喊了一聲就停止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感覺到不尋常,我馬上作出警戒姿勢,並且貼近紀律揚。

紀律揚推了一下鼻樑上的眼鏡,也靠近我並擺出警戒姿勢,神情前所未有的認真:「黃帝於東海流坡山上得奇獸,壯如牛,其音如雷,名曰夔。黃帝殺之,以其皮為鼓,聲聞五百里.....莫非真是夔?」

「魁?我知道它很魁梧,你不用這時候提醒我!」嘖!這時候還有空閒吊文言文炫燿知識水平嗎?

不屑地白了我一眼,紀律揚解釋:「這是山海經大荒東經的其中一句,形容的精怪很像我們面前的這一隻。」

「去!那不是神話故事嗎?真是見鬼了!居然在這看到古代怪獸!」

「我也很想當作是神話,但卻活生生出現在我們眼前了,而且好像還想把我們大卸八塊。」紀律揚瞄了眼正發出咿唔殺氣聲紅眼瞪著我們的夔。

「TNND!管他是什麼古代怪獸,想要跟我作對,我就把它的皮扒下來煮湯!讓它知道我可不是混假的!」我口中倔強的說,心裡卻感受到前所未有不曾經歷的沉重壓力,畢竟對方可不是一般小混混,而是根本連聽都不曾聽過的神話怪獸。

『你是四方神中的朱雀之命,註定要成為影響世界命運的人物。朱雀代表火神,也就表示你將在火光中蛻變。火也代表了希望和災難,八方眾鬼神都將漸漸以朱雀為中心聚集過來,即將引起混亂,而未來則掌握在你的手裡,逃避將陷入黑暗,面對才能浴火重生!』

腦袋裡突然浮現剛才死老太婆說過的話,剛聽完就遇到這鬼事...災難......x!我才不相信什麼命運不命運的!我的命運只有我自己可以決定!

「戈寰宣,它好像在說什麼?」

聽到紀律揚的聲音,我搖頭排除雜念,專心面對眼前的狀況。

「...絕不讓......四神復活...朱雀...殺...」夔的話不但含有奇異的音腔,不時呼嚕的聲音,更是讓人難以辨識,只能模糊聽出幾個關鍵字。

「四神復活?朱雀?跟剛才老婆婆的預言有關嗎?難不成真是來殺人的?」紀律揚又皺起了眉頭。

「煩死了!怎麼又是這玩意!我才懶得跟這種無聊事牽扯在一起!」

莫名心煩,感覺一切不快的回憶如潮水般不顧我意願的撲向前來!但是現在情況無論我相不相信,或許又是我將紀律揚牽扯進這個霉運當中,想到這點就讓我非常不舒服!對紀律揚升起一股莫名的責任感....

不管怎樣,我都不可以讓他出事!不要再重複...讓他像阿廣那樣...被我這災星所害!

或許是不耐煩了,夔猛然朝我衝來,看來果然是以我為目標!

我正想推開身旁的紀律揚,沒想到他卻先我一步用力把我推開,夔壓在了他身上,他發出了痛苦的悶哼聲!

「紀律揚!你搞什麼!」

「少囉唆!你快跑!」

第一次看到紀律揚不顧形象大喊,我根本沒有心情嘲笑他,內心焦急萬分!

「別開玩笑!要我丟下你跑走,我是不會做這麼沒義氣的事情的!」

夔想再度朝我攻擊,紀律揚那石頭腦袋的傢伙居然硬是抓住夔的腳,要阻擾它的行動。或許是被紀律揚惹火,夔用腳往下朝他踩了一腳,紀律揚立刻大口吐血出來!

「...阻擾者.....一律...殺無赦....」

「紀律揚!」看到他吐血出來,我大叫了出來!

「...還不走!快走阿!」

「我不走!它的目標是我!讓我來解決!」看著夔又踩了紀律揚一腳,我覺得內心一角疼的快讓我想哭。

憑著一股衝動,我衝向了夔:「你不是要殺我嗎?那就來吧!別牽連無辜!」

夔又踩了紀律揚一腳,或許是沒力氣了,一鬆手,夔便掙脫了他的糾纏,朝我撲了上來!

「戈寰宣!」

夔將我壓制在地上,那股重量可譬如將一台車壓了上來,連呼吸都快喘不過來。我這才知道原來剛剛紀律揚是在什麼壓力下,一直想讓我逃走。突然一陣火熱的感動竄過了我的全身,眼淚無法停止的奔出,無以名狀的感情衝擊著我。

夔一邊發出憎惡的呼聲一邊用力踩了我的胸口,一陣劇痛,我強忍口中的血腥味,就算要死我也不會像這怪獸示弱!

「放...開..他....」

紀律揚翻過身好像想阻止夔的行為,在我模糊的視線當中,他口中還掛著剛才吐出來的血跡,無力站起的他用手撐著想朝我的方向爬過來,那蹣跚的姿態一點都看不到他平常從容自在的貴公子模樣。

夠了!夠了!你自己不是都被踩了三下了!不要管我了!

「紀律揚...不要了...夠了...幫我跟我的家人說...對不起...噗!」夔又朝我踩了一腳,這次真的忍不住吐了血出來,我的意識開始模糊,我想我這次大概真的要死了。

「x的!戈寰宣..你從不說這種...喪氣話的...給我撐住...」

「呵呵...你根本...根本不適合說粗話的...能夠看到一次.....我也值得了....」

夔又踩了我一次,我覺得我全身好像要被拆碎一樣疼痛,大概被火車撞上或是被掉落的鋼條砸到或是從高樓上摔下來就是這種感覺吧?我閉上眼睛,咬牙等待夔下一次的攻擊,大概再一次我就稱不住了。

「戈寰宣!我不准你放棄!」

很奇怪,在知道自己快死的時候,心情反而很平靜,以前的種種回憶瞬間閃過,但最後卻只看到了紀律揚的臉,那是我第一次在公車看到他的模樣。

不是父母妹妹,也不是其他重要的人,居然是他的臉,這是為什麼呢?冷傲從不驚慌的好看臉孔,聽起來有點冷冷卻讓人心情平靜偶爾還會對人嘲諷的好聽聲音,充滿智慧又擁有強烈意志,削瘦仍鍛鍊有素的身體...真是自己理想中崇拜的類型。

為什麼我會對他這麼在意呢?為什麼他又要這樣為我呢?如果...如果還有機會的話...我一定...

「你這畜生給我住手!」

耳邊聽到一聲風嘯吹過,夔發出一聲咿唔聲,我感到身上壓力頓減,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變故?張開眼睛一看,只見夔已經倒在一旁,身上還插了一把銀槍。

「沒事吧?」

我看到一個男子朝我走來,但是眼前視線卻模糊不清,只能大致上看到應該是個精壯男子的輪廓。

「先...先看他的情況.....」我指向紀律揚的方向。

「你們兩個都傷的不清,不過我來了就可以放心了,沒事了,其他的等之後再說,可以好好休息了。」

也許是男子低啞淳厚的嗓音使人莫名的信賴,也或許是太累了,我在不知不覺中失去了意識....
------------------
瘋言瘋語區:
嗚...這一次在各種理由下都寫的好痛苦
我也不想當後媽....
但跟以後比起來這次已經較仁慈了(還說不後媽?!)
看來越愛越虐果然是真理阿(某宣:屁啦!)

這次出現了山海經裡的精怪
我真是太高興了
漸漸會讓更多傳說裡的怪獸出場喔!
其實中國神話裡的人神鬼怪都富有想像色彩
很可惜現代小孩常常都只聽到外國的怪獸
我希望讓更多人知道我們東方神話的豐富想像力也是不可小覷的!
在這樣的理念下,我也很期待未來故事的走向^^

接下來又有重要人物要出場囉~~

鮮網網址:http://ww3.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li%5Fhomo/10007172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