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腐之世界!!!請慎入!!!
  • 743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四方神現代列傳(朱雀篇2)

我的家庭很平常,就是那種大街小巷都會看到的小家庭,一個薪水固定的公務員老爸,一個兼差當手工藝老師的家庭主婦老媽,跟一個有點可愛但跟我搶東西時就很可恨的國二生老妹,四個人生活在一間南部常見的透天厝裡。

我搶走老妹手裡的遙控器,隨便轉到一台新聞台。

「討厭!臭老哥!我要看卡通!快給我轉回去!!!」老妹尖叫。

「你就是整天看這些東西才會長不大啦!」

「你管我!我就是愛看啦!快轉回去啦!」

「好了!連台電視都要搶成這樣!兩個人都給我過來端菜!準備開飯了!」老媽看不過去我們無聊的爭吵,把我們叫過去使喚。

「阿!沒了啦!都是老哥害的啦!」趁空轉回原台的老妹憤怒的大喊。

懶得理會小女孩無用的發言,聽到晚餐準備好了,我馬上手腳俐落的端出碗筷,要來大快朵頤,犒賞我今天被某人氣到快內傷的堅強的心臟。

「阿宣,今天學校打電話來了,你又惹事了對不對?」吃到一半,老媽突然開口冒出這一句,害我差點被雞骨頭梗到。

「嗯..痾....總之我沒惹事啦!這次是意外啦!」我吞吞吐吐的說。

「老哥每次都這麼說!」

「你很吵耶!別多嘴啦!」

「阿,宣!別想轉移話題!」老媽拿出了魄力瞪著我。

我不耐煩的抓抓頭髮偏過頭去,反正以往的劣績太多了,這次我也懶得解釋了。

看我一副不想開口的樣子,老媽換上無奈的神情,嘆氣:「唉!你這孩子阿...上次的教訓還沒受夠嗎?不要再讓我擔心了好不好?」

提到這件事情,我心底的某處又不由自主痛了起來,悶悶的不想講話,老妹看氣氛不對勁,快速解決了晚餐就跑回房間了。

我坐在客廳裡隨意轉了台新聞台,任由電視撥放一則一則如同被編造的短劇新聞,注意力卻早已不知道飛到了哪裡。

『求求你不要死!這是我一生唯一一次求人!你千萬不可以死!』

『都是你害的!把我們家阿廣害死了!你這煞星!我永遠不會原諒你的!』

紅色的景象,閃爍的救護車聲響,人群吵雜的聲音,冰冷的感覺,那刻印在心版上的話語又再度重重敲擊著我的靈魂,眼前突然扭曲成一片暗褐色,好像有什麼勒住了我的喉嚨,讓我無法喘息!噁心的想嘔吐,卻梗在身體某處動彈不得!

不要了!我知道錯了!我後悔了!我難過的快窒息了!不要再這樣懲罰我了!

「阿宣!阿宣!好了!沒有事了!媽媽在這裡!」

當我恢復神智的時候,看到的是老媽著急的臉孔,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摔下了沙發,全身汗流浹背,想要站起來,力氣卻像是被人抽走似的使不上來。

「...我又...發作了嗎?」

「嗯,你先坐好,待會我扶你回去房間睡覺。」

老媽扶著我的手臂讓我坐上沙發。看我恢復一些力氣之後,帶我走回房間。

躺上床,我像蝦米似的縮在棉被裡,不住地顫抖著。

我怎麼忘了呢?我是煞星!我是不可以跟任何人交上朋友的!我不要再害死人了!

腦中閃過紀律揚的模樣,我從指頭到心臟發起冷來!我敲打著自己的頭!不要再癡心妄想了!這是你的罪!你要償還的懲罰!我不斷反覆這樣告訴自己,直到陷入黑暗........

「喂...」

不理。

「喂...」

還是不理。

「戈,寰,宣。」發聲者,紀律揚,皺著眉頭,用他青藍的眼睛看著我。

「煩死了!你不要吵我啦!」

紀律揚無視我的無理取鬧,還是用一貫冷冷的語調說:「不管你在煩什麼,請先把作業傳過來,班長在催收了。」

嘖!冷冷的聲調,眉頭緊皺,像機器人般的表情,怎麼看都討厭!怎麼看都讓我心煩!

我用力的抽出作業本,丟給他:「這樣可以了吧!走開!走開!」

紀律揚拿過我的作業本:「你好像一年四季都在生氣,假如有天你都平心靜氣,或許六月真會飛雪吧?」

阿~~~~~這是什麼意思?!!!!又在拐著彎罵我!!!所以我最討厭知識份子了!!!!!!

我火氣上來,隨便拿起本書正想砸過去,眼前卻閃過一片血紅,讓我收住了動作,然後慢慢把書放下。

不行!不能再放縱自己!我不可以再重蹈覆轍了!

紀律揚好像也很訝異我收住了動作,眼中閃過難得的驚異光芒。

「喂,你怎麼了?怪怪的?」

「沒什麼!我不想跟你玩了不行嗎?」丟出像是耍彆扭的一句話,我裝睡的趴在桌上。

其實我知道的,我知道我為什麼一看見紀律揚就心煩,因為他身上有我熟悉的味道,跟我是同一類的人,我熱切的想要跟他交上朋友,那是心靈枯竭的人想追求的綠洲。

但是,那是不行的!我不能再跟他接近了!不要再深入了!不要再等到後悔莫及才來後悔!一輩子都不可以跟其他人深入交往!這就是我應得的懲罰!

大概以為我又在搞暴躁,紀律揚也沒有多說什麼,只習慣性的皺了眉頭一下,就去做自己的事情。

這傢伙怎麼老是喜歡皺眉頭呢?明明有一張不錯的臉,要是這樣皺壞不就很可惜嗎?

雖然我老是偷罵這傢伙嘴巴壞又冷漠無情根本就像個機器人一樣,其實這傢伙是很不錯的人呢!當然,也不是說他是那種和藹可親溫柔善良的人,但至少是個有著與年齡不符合的穩重會讓人想依賴的那種人,該協助人的時候也不會吝嗇出一分力。外型好看,能力又強,個性不壞,唯一的缺點只有那張冷凍臉,大家習慣之後也就不是很在乎了,所以目前在學校的人緣還挺好的。

相對於人家的沉穩,我就老是毛毛躁躁的什麼都做不好,感覺就像一點都沒長大的孩子一樣,真是讓我感到有點自卑呢!

不過人真的能永遠都這樣有條有理不慌不忙嗎?這傢伙從來都不會露出惶恐的一面嗎?或許是人的劣根性吧,我不相信世界上有這麼完美的人。

.....管他完不完美都跟我無關,反正我決定不要跟這傢伙有更多牽扯了,別再想這些無聊的有的沒有的了!

「喂!帶我逛逛這附近吧!」

放學,在走下校車之後,紀律揚這麼開口對我說。

「喂什麼喂!我有名有姓的!而且我又是你的誰阿?憑什麼要我帶你逛這附近?」一副理所當然的口氣,真叫人火大!

紀律揚用眼神傳達出『你是笨蛋嗎?』的意念,對我說:「原來你是放學就想直奔媽媽懷抱的乖寶寶,真看不出來。既然這樣,我也不勉強你了,趕快回去吧。」

阿阿阿~~~~~~氣死我了!這傢伙實在是太可惡啦!一開口就要氣的人嘔血三千斤!

「去就去!我怕你阿!」

「那就走吧。」

當我回過神來,已經不知不覺又中了紀律揚的激將計,讓我懊悔的想磨牙!果然戴眼鏡的知識份子都是邪惡又壞心的惡魔!!!

不過已經開口,我也不會再反悔,以免這壞蛋以後拿出來嘲笑我是出爾反爾的俗辣,只有不爽的帶著他去逛了!

「這裡不少田地呢。」

看著大馬路旁散佈著一排一排田地的特殊景緻,紀律揚難得地發出了一聲感嘆。

「你是想嘲笑我們這裡落後吧?」

他搖搖頭:「這裡空氣很好,散佈著悠閒的氣氛,讓人感覺有種人文的獨特溫馨,我很喜歡這個地方。」

「原來你是這樣想的阿?」跟我想像中不太一樣,語氣不由自主露出驚訝的心情。

「不然你覺得我該是什麼想法?」

「都市小孩來到這裡不是都會覺得『好落後!連找個便利商店都要走幾十分鐘!甚至連網咖都沒幾間!根本不想生活在這種地方!』等等之類的...」

「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想的,但我可不這麼認為。在這樣沒有經過太多文明摧殘,可以看見地平線的寬廣的土地,可以呼吸到自然的香氣,可以自由的跑跑跳跳,其實這裡才是個舒適而又幸福能洗滌人心靈的好地方。」

假如這番話是由別人說出的,我大概會覺得虛偽的想吐吧?我卻可以感受到當時紀律揚說話時眼睛裡閃耀的如孩子般認真的光芒,會讓人覺得他是發自內心的喜歡,沒想到他會說出這樣的感想,讓我頓時不知該如何回應,陷入了啞口無言的境地。

「能在這樣的地方生活的人一定是幸運的,所以我想你是個幸運的人,而我也一定是個幸運的人。」

是嗎?我是個幸運的人嗎?不知怎的,這句話讓我有點想熱淚盈眶...

為了轉移氣氛,我主動變換了話題:「喂!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去哪裡?」

「跟我來你就知道了!」

我帶著紀律揚去的地方是一個小雜貨店,就是那種在城市裡已經漸漸被便利商店淘汰只能偶爾在鄉下才能見到的雜貨店。店裡面並不雜亂,各種小吃五金雜貨依序排列在應在的位置,光線也很充足,平常客人只有小貓兩三隻,而且是還不是專門為了買東西純粹只是來八卦的婆婆媽媽。

我對著櫃檯裡一個帶著老花眼鏡看報紙的老奶奶大喊:「阿婆!我來買東西囉!吃飽了嗎?」

「還沒捏,想拿什麼就自己去拿,錢放在櫃檯上就可以了!」阿婆笑了笑就繼續低頭看報紙。

「嗯!」我轉頭對紀律揚說:「要不要吃冰?我請你!」

他並沒有回我話,只到處觀察著店裡的環境,若有所思。

「你在發什麼呆阿?不說的話我就隨便拿個枝仔冰喔!」

他還是不回話,我就當他默認了,從冰箱隨意摸了兩枝冰出來,然後在櫃檯上丟了二十元。

「來!給你!」

我拉著他坐在雜貨店前的階梯上,撕開了外面的包裝,就這樣吃了起來。紀律揚看著冰猶豫了一下,卻也學我的模樣,坐在階梯上吃了起來。因為是夏天,現在還是灰白的下午情景,根本就不像是快要吃晚飯的時間。

「怎樣?這裡雖然小,但是東西比較便宜喔!」

「嗯....像是走入了時光隧道的感覺。」紀律揚一一臉不可思議。

「哈哈!什麼時光隧道阿!真是都市土包子!」

這樣的交流,讓我覺得好像跟紀律揚又拉近了一些距離,使我心情很複雜,一方的我想要交這個朋友,一方的我又想推開他,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了!真煩!

嘆口氣,看見有個在雜貨店前坐著輪椅賣彩卷的老婆婆,我摸摸口袋還有一些零錢,掏出五十元:「阿婆,買一張彩卷!」

老婆婆抬起頭,露出一個笑容:「少年仔,你真好心!」然後撕一張彩卷交到我手上。就在我要走開的時候,老婆婆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腕!

「為了報答你,我幫你算命。」

「不用了!快放開我!我不需要算什麼命!」我努力的想抽回自己的手,老婆婆的力量卻出乎意料的大,讓我掙脫不開。

「....朱雀動..禍亂起...四神將聚...各方玄冥神鬼降臨....」老婆婆突然說起奇異而神秘的話語,我第一次看到人的眼睛會流轉著紫色的光芒,像是要把人吸進去一樣可怕,詭譎的氣氛讓我忘了繼續抽回手,像是被催眠似的呆立在原地。

「少年仔,你是四方神中的朱雀之命,註定要成為影響世界命運的人物。朱雀代表火神,也就表示你將在火光中蛻變。火也代表了希望和災難,八方眾鬼神都將漸漸以朱雀為中心聚集過來,即將引起混亂,而未來則掌握在你的手裡,逃避將陷入黑暗,面對才能浴火重生!」

「別...別亂說!神經病!我才不相信這種怪力亂神!你們這些神棍就會胡言亂語來騙人錢!那五十元就當我倒楣!不要想再來騙我錢!」

說完之後,老婆婆就鬆開了我的手,我趕緊退開三步。

哼!電視裡早就報導過這類神棍惡劣的行為!沒想到今天竟然讓我遇上了!什麼朱雀之命,這麼爛的東西還敢掰來騙我,要不是看在你年老力衰的份上,我鐵定把你揍到黏在柏油路上!!!

「紀律揚,我們快走!不要理這老瘋子!騙不到我他說不定就想來騙你!可惡!真是倒楣透了!」

我忿忿地拉了紀律揚轉身就走。紀律揚回頭望了老婆婆一眼,隨即就任由我拉著走了。

「...火朱雀,地玄武,水青龍,風白虎,四方神聚,禍亂方起,宇宙玄黃,生生不息....」

在兩人離去的背影之後,老婆婆口中念著意義不明的話句,深遂的眼睛就這樣一直看著他們。

「就算不願意相信,你們也很快就必須要面對種種劫難,這就是命運阿...」

天色逐漸變紅,高掛的夕陽將大地照耀成長長的橘紅地毯,彷彿預言了少年們未來的道路。
-------------------
瘋言瘋語區:

怎麼寫了快一萬字才終於進入真正的序章啊?
我快瘋了!
嗚....看來果然是寫某兩位少年曖昧的慾念太高漲了!
算了,請別理會以上發言!Orz
總之這次是想描寫鄉村景緻(?)
但是完全失敗了!(雖然故事是完全照著大綱走..)
感覺非常不滿意阿!!!!!
某音陷入自我厭惡當中......
雖然如此,我還是想寫一些本地特有的東西...

朱雀是誰大家應該都看出來了,但是其他三神可以猜猜是誰喔!
我都是根據屬性去設定個性的,絕對很好猜的!
不過主要人物還沒出場完畢
就隨著劇情進展來猜吧!(笑)

先說一下,這個故事將有四個主角,也就是四神,但我很懷疑我能駕馭好這樣的故事嗎?
就為了不能為人知的慾望而寫這樣的故事來整自己是正確的選擇嗎?
就在這樣自我懷疑的漩渦中無法自拔....

專欄發表:http://ww3.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li%5Fhomo/10007172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