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腐之世界!!!請慎入!!!
  • 743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四方神現代列傳(朱雀篇1)

雖然說是高中生,其實也只是根據義務教育而到家裡附近的公立高中-也就是所謂的放牛高中或是窮人高中-就讀罷了。不過這樣也好,我這個人對唸書也沒什麼興趣,個性又不好,要是到了規矩森嚴的私立高中鐵定不出幾個月就會被踢走吧!這樣的我,說不定去念高職學一技之長還比較好,可惜我父母始終看不透這點,硬是要逼我讀高中考大學混張文憑,將來好找一份不錯的工作。

說起我阿,頭腦也不是不好,智商也很正常,只是無法專注在某件事情上太久,根據專業醫生判斷也就是所謂的過動兒,以前我沒有辦法像平常人一樣安靜或是注意在某件事或是某個動作太久,總是喜歡動來動去大呼小叫,造成很多麻煩,讓我父母非常地困擾,幸好從小時候就開始進行各種控制治療,現在只要不要讓我的情緒太過激昂亢奮,大致上還是可以跟正常人一樣生活。

想到新的環境又是一個新的開始,心裡還是不由自主有些興奮和期待,希望能遇到好的老師跟好的同學,最好還是能交到幾個好朋友,然後平平安安的混到畢業。我要好好控制自己的情緒,不要再像之前那樣.....

想到過去不好的回憶,我握緊了右手,對自己發誓絕對不可以再重蹈覆轍!

『嘰~~~~~~~~~~~~~~~~~~!!!』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校車突然緊急煞車,所有站著的人都滑向前,就算我拉著拉環平衡感也不錯,仍然被這股人潮擠的摔倒。

「x的!搞什麼阿!」

我忍不住情緒性地罵了聲髒話,發現自己不小心壓到了某人身上,馬上爬起來連聲道歉:「啊!對不起!真不好意思阿!」

我伸出想拉起對方,但他並沒有握我的手,自己站了起來,感覺上是個很有警戒心的人。

「沒關係。」對方用平淡的語氣回答。

對方是個男生,穿著這附近從來沒有看過的帥氣制服(新生都是穿原國中的制服),修剪整齊的金棕頭髮,清秀的臉型,混血兒似的深遂五官,鼻樑上戴著造型優雅的金框眼鏡,手足間無意表現出的貴公子氣質,讓人一見就印象深刻。

這樣的人應該是去念北部那種專門給富家子弟念的私立高中才對吧?為什麼會來我們學校呢?不是我要自貶,我的家鄉雖然不是說非常偏僻,但也絕對不能算是熱鬧,頂多只能算是個小鄉鎮。這種小鄉鎮的高中如果不是不得已,根本沒有父母會把孩子交到這種龍蛇混雜的鄉下公立高中。

我偷偷瞧著那個男生,不可諱言地我的確對他有些好奇,而且不只我,車上不少人都在注意著他,在我們這群鄉下土包子醜小鴨當中,他就像難得的純金一樣耀眼,吸引了周圍所有人的目光。

如果是我被眾人如此注目一定或多或少感到尷尬,而他卻彷彿完全沒有感受到那些目光似的坦然自在地站著,就像是早已習慣被人如明星般注意一樣。

他緊抿著雙唇的嚴肅表情,散發一種讓人不敢輕易接近的威勢。我想他一定是個很高傲的傢伙,說不定在心裡還偷偷在嘲笑我們這些大驚小怪的鄉下人,不由得胸口中燃起一股憤慨。哼!像你這樣自以為是的傢伙,一定會被學校的小混混抓去修理!看你還敢不敢囂張!

「喂!知不知道剛剛為什麼要緊急煞車阿?」

「聽前面人說好像是有個女孩突然衝出來,才害司機嚇的緊急煞車的!不過好像沒有撞到人....」

周圍開始斐短流長地討論起剛剛的事件,不過我沒有什麼興趣,閉上眼睛假寐打發等待到達學校的時間。

到達學校之後,就要開始一連串的新生手續,像是找班級、決定臨時班級幹部、告知註冊注意事項等等,總而言之當處理好一切的時候已經過完一天,準備要放學了。

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我居然跟在車上遇到的那位高傲小子同班,兩人座位還好死不死的安排在隔壁,我也因此得知他叫做紀律揚,少掉尾巴就叫紀律了說,真是符合那死人臉的名字。

他特殊的美少年外型,果然馬上就造成班上女生的轟動,甚至還有高年級的學姊聽到風聲特地來看他,不過他還是一臉冷冷的不理人耍酷,自成一格自我的世界。真討厭!要耍酷幹麻來我們這樣的鄉下高中!看了就礙眼!

雖然我心裡很不爽他,但只要不犯到我,我也不會去理他。

大約過了一星期....

「喂!你聽說了剛剛紀律揚被黑龍老大叫去『教導』的事情了嗎?」

在打掃時間,我耳朵旁傳來了幾個女生聊天的聲音。

黑龍老大就是我們學校不良少年的頭頭,就讀三年級,聽說偷竊勒索搶劫強暴無一不做,年紀輕輕已經進出少年感化院和少年監獄幾十次,是個很壞的人,學校師長都對他很頭痛,所以學校裡很多人都很怕他。

聽到紀律揚招惹到這樣的角色,我還是忍不住偷聽起那群女生的話。

「有阿!我還看到那夥人一臉凶狠的把他架走了!好可怕喔!」

「聽說黑龍老大最喜歡欺負美少年了,你們說紀律揚會不會被那個阿?」

「阿!不要阿!人家很喜歡他耶!」

「那要不要去報告老師阿?」

「你想死嗎?老師他們根本就沒有辦法啦!要是被黑龍老大知道誰跑去當抓靶子,鐵定會被整的更慘!還是不要多管閒事啦!」

聽到這裡,我已經聽不下去了!我扔下掃除工具,決定還是要去看看情況。

「喂!戈寰宣你要去哪?」跟我同組的掃除夥伴問。

「心情不爽要翹課啦!先走啦!」在我們學校翹課是件稀鬆平常的事情,所以也沒人懷疑,只罵罵咧咧我不夠義氣就放我走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紀律揚那傢伙被人怎麼樣干我屁事,我跟他頂多只能算是連話都沒說過幾句的同班同學,我為什麼要這麼在意呢?真不知道是哪裡著魔了?

心裡不斷告訴自己不要理這件事情,不要為個陌生人惹禍上身,我的腳步卻衝動的朝黑龍老大那夥人常聚集的偏僻地方走去。

打昏了望風的傢伙,我躲在視線死角的牆壁轉角處觀察情況,果然看到紀律揚被兩三人按住雙手壓制在牆壁前,一名體格壯碩滿臉橫肉的不良少年用斜淫的目光掃視著他,我想那個人應該就是黑龍老大。

「你就是最近很嗆的小白臉紀律揚吧?果然長的白白嫩嫩的!要不要讓我罩?保證這學校沒有人敢欺負你!」

只見紀律揚用他一貫冷冷的目光看向黑龍老大:「抱歉,我沒興趣跟你們扯上關係。」

「死婊子!你是看不起我嗎?操!」一言不合,黑龍老大衝上前去看起來是想對紀律揚硬上。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當時腦袋一熱,就抄起了一根掃把,趁所有人都沒注意的瞬間朝黑龍老大後腦揮了過去,然後在所有人因為驚嚇過度的時候,抓著紀律揚的手拔腿就跑!

「靠!是哪個俗辣偷襲我!給我追!」

風中傳來黑龍老大極度憤怒的聲音跟一群朝我們追來的腳步聲,我的心臟撲通撲通地緊張到快跳出來,但我也知道要是被那群人抓到下場絕對很慘,於是一步也不敢停下地更加奮力的跑,直到再也看不到追兵的蹤影,才敢停下腳步喘氣。

「呼~~呼~~呼~~~」他x的!我這輩子連運動會都沒這麼努力的跑過!喘死我了!

相對於我的氣喘呼呼,紀律揚卻只是呼吸有些急促,沒想到這傢伙體能還挺不錯的,真是看走眼了。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紀律揚皺著眉頭問我。

看他一副好像是我多管閒事的風涼樣,我心底就忍不住衝出一股火氣,這個忘恩負義的傢伙,早知道就不管他讓他被輪x幾十次算了!

「我也不知道啦!你不爽的話就當我無聊多管閒事啦!」

聽到我的話,紀律揚那傢伙又皺了一次眉頭,好像不明白我為什麼要對他生氣,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這麼火大,反正看到這傢伙就讓我心煩!

「無論如何,我們先回教室吧。」打破令人尷尬氣氛的是紀律揚這句話。

我想我大概是用看見外星人的眼神瞪著他:「你瘋啦!你回去是想要被先x後殺嗎?是嫌活的太長不耐煩了嗎?」

面對我的怒火,紀律揚依舊是那張八方吹不動的冷凍表情:「我的書包和文具都還放在教室,而且那種角色還不足以威脅我,你怕被報復的話可以先走沒關係。」

可惡!這意思在說我沒種嗎?氣死我了!真不知道我是腦子哪裡燒壞了跑來攪這淌混水!我戈寰宣雖然已經不再像以前那樣年少輕狂到處惹麻煩,但仍然是天不怕地不怕只讓人怕的好漢,豈可讓這小白臉輕視我!

「x!我怕你x的!回去就回去!我看你有多大本事!」

我很清楚地聽見紀律揚洩出一聲冷哼,不知道是在不屑我還是在藐視那些不良少年,不管是哪一個都讓我很不爽就是了。

就如同我預料的一樣,黑龍老大那夥人堵在了教室門口等紀律揚回來,散發的殺氣讓其他所有學生都不敢接近甚至繞道而行。

「老大,他來了!」

看見紀律揚,小嘍囉馬屁的放聲大喊,好像當大夥都沒眼睛看不到這麼大一個人似的。很快的,我和紀律揚就被一群人包圍在中央。

「紅頭髮的臭小子,剛剛偷襲我的就是你吧?」大概是恨我掃了他老大的面子,黑龍充滿恨意的用手指著我。

我平生最討厭的就是讓人提起我的頭髮顏色!或許是家族裡有荷蘭血統的關係,我出生時就是一頭跟家人完全不一樣的刺眼的橘紅髮,後來才隨著年歲漸長慢慢轉變成紅棕色。頭髮顏色的異常,讓我以前遭遇到很多數也數不清的困擾,由於這樣的緣故,一旦別人用惡意指出這點就會讓我情緒激動起來。

不行!要控制情緒!我已經發誓過不要再重蹈覆轍了!強握著拳頭,我一邊深呼吸一邊平撫暴躁的心情。

「臭小子!看來你是默認了!我x你媽的好膽!把他們兩個給我拖去後面狠狠教訓一頓!讓他們認清楚這學校的老大是誰!」

黑龍命令一下,小嘍囉一哄而上!

雖然以前我也不是沒打過這樣一對多的群架,看到十幾個人衝上來,旁邊唯一的夥伴(?)又是一個不清楚實力的小白臉,還是感受到龐大的壓力,看來想要不鬧大事情度過這關是不可能的了。

就在我做好心理準備,要出手的時候,響起了一聲巨大的物體摔落聲!居然是紀律揚輕輕鬆鬆的就把一個彪形大漢整個人摔到了地上!

「我已經手下留情了,他大概只會肩膀脫臼三天,有誰還想上來嗎?」紀律揚環視著眾人,平淡的語氣卻頓時在空氣中增添了沉重無比的壓力,讓人不敢輕舉妄動。

靠!沒想到是一隻偽裝小白兔的猛獸!早知道就不應該自找麻煩多管閒事了!身為武者的本能,我感知到紀律揚根本不弱於我,那種真正武者的強悍不是一般人能擁有的,只是他平常太會隱藏氣勢,讓人察覺不出來。

黑龍好像也感受到紀律揚的令人不敢小覷的龐大氣勢,額角開始沁出冷汗,可是大概是顧慮到身為老大的面子,這時候也不可能露出怯步的意思。

就在情勢一觸即發的時候,一個聲音插入了兩方!

「喂!你們在幹嘛!想造反阿!」

來者是穿著綠色軍服的教官,而且是學校裡最凶悍的阿熊教官,是唯一能鎮住黑龍的厲害角色。

看到阿熊教官的身影,心知這場架百分之百不用再打了,我也收斂起殺氣,打算裝出無辜的樣子博取同情,而紀律揚那傢伙也瞬間恢復平常冷淡無害的樣子。

後來跟著阿熊教官到教官室解釋了前因後果,我跟紀律揚很快就沒事了,而黑龍那夥人則被罰休學一星期,事情看似就此平靜,我卻曉得以後在這學校大概麻煩不斷了!像這種小混混就跟甩不開的牛皮糖一樣,卑鄙陰險又纏人,我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接錯了去招惹這樣的麻煩!最嘔的是我居然還是為了一個偽裝小白兔的猛獸而去招惹的!人家根本不需要我多出手!我氣到真想砸了自己的腦袋!

更可恨的是,在回家的校車上,大概是全校都知道我和紀律揚跟黑龍槓上的事情,就把我們倆視為一夥,有的人佩服我們,有的人則對我們退避三舍,看來我大概在這學校想交到好朋友的願望是很難達成了。而這樣的結果唯一的好處就是有人會讓出極難搶到的放學校車座位。

「你在生氣什麼?」紀律揚突然開口問坐在窗邊的他的旁邊的正望著窗外景色的我。

我不想理他,用鼻音哼了一聲。

面對我的冷回應,紀律揚好像也不曉得該怎麼跟我交談,故意用我可以聽到的音量低聲自言自語:「真是個怪人,動不動就生氣。」

怪人!居然說我是怪人!到底誰比較怪啊!你有資格說我嗎?氣死我了!為了表達我的不滿,我又用鼻音哼了兩聲。

「真可憐,居然還有語言障礙。」

阿阿阿~~~~~~我怒了!我暴走了!我要殺了這傢伙!

「你說誰語言障礙阿?!!!!」

「誰回答就是誰了。」

天阿!我要違背我的誓言了!我一定要找個偏僻的角落把這混帳這個那個外加那個這個不可!!!!!我居然上了這麼幼稚無聊的語言陷阱!!!

「不開玩笑了,你對我有什麼不滿就當面說清楚吧。我記得我應該沒對你做什麼惹人生氣的事情吧?雖然我不在乎,但被人無緣無故用惡意的態度對待也還是感到不舒服。」

聽到紀律揚用依舊冷淡卻誠懇的語氣說話,我也不好意思繼續無理取鬧,悶悶的回說:「跟你沒關係啦!我氣我自己看走眼把一隻野獸當成了小白兔而已!反正我暫時想對自己生悶氣,不可以嗎?」甩出一個挑釁的目光。

「原來如此。」

紀律揚說完就不再開口,我們之間尷尬的氣氛就這樣一直延續到站。

我下車的時候,紀律揚也跟著下車,原來我們同一站,而且還只有我們兩人,想來他家應該在我家周圍附近吧?

「喂!雖然沒必要,但還是謝謝啦!」紀律揚突然丟給我一句話,然後帥氣的轉身就走。

我呆愣了一下,然後像是被雷打到一般回過神來大喊:「我可不叫喂阿!我的名字是戈寰宣!姓戈寰名宣!下次再叫我喂就揍你阿!我說真的阿!你聽到沒有阿?」

紀律揚就這樣什麼也沒表示的走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裝沒聽到?

那天,晚霞異常的豔紅,在夕陽散佈的紅光中,看著他越走越遠,我才轉身朝回家的方向走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瘋言瘋語區:
沒錯.....
我又挖坑了
預期將是個史詩(?)般神話類(?!)的故事
怎麼一堆該消音的詞阿?
這不是我寫的~~這不是我寫的~~~別理我~~~我又發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