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腐之世界!!!請慎入!!!
  • 742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sukisyo]2006空生日賀文-巧克力蛋糕之吻

想起才剛過去沒多久的三月十二日,大家為自己辦了場熱鬧的生日宴會,直的嘴角就會忍不住揚起,就算是找藉口想辦宴會也好,在過去十多年幾乎已經忘記生日是什麼的直的心裡還是十分地感動

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嘆氣呢?當然就是為了空的生日在煩惱阿!

畢竟為了自己的生日宴會,那傢伙出了不少力氣。一般來說不禮尚往來也太說不過去了!更何況....自己跟那傢伙還有著一點點特殊的關係...而且那傢伙也一副期待自己為他做些什麼的興高采烈的表情,不做些什麼的話自己都覺得會愧疚.....

『真是的!想這麼多做什麼!直接把你自己包一包當成禮物送給空就好啦!』

『嵐!你在胡說什麼阿!!!!』什麼把自己包一包當禮物送給空,先別說自己做不出來,這根本就是蠢蠢蠢到極點的爛主意!!!直滿臉通紅的在內心世界大罵。

『這可沒有胡說阿!如果是夜的話,我不但會包一包當禮物,還會做這樣做那樣呢!呵呵...光想就好興奮!!!』陷在自己幻想裡的嵐興奮地聲音高亢了起來。

『什麼這樣那樣阿!!!我絕對不會准許你這麼做的!絕對不行!嵐!』接收到嵐幻想的畫面,直堅決地反對!

『嘖!真是無聊!』

『唉...跟嵐討論根本只會更累而已!』

不想再理會嵐無聊的建議,直決定去找一些可靠的人商量

「什麼?空喜歡的東西?」祭若有所思的微笑看著前來詢問的直。「哈哈~~~難不成直是在準備空的生日禮物嗎?嗯~~~感情真好捏~~~祭我真是好羨慕捏~~~」

面對祭的嘲笑,直瞬間頭頂冒火(害羞的),轉身想衝走,卻被手明眼快的祭拉了回來。

「哈哈!開玩笑!開玩笑的啦!」看完直羞愧的表情,祭這才終於說回正題:「但是呢,空最喜歡的東西當然就是那個啦!」

「那個?」直疑惑。

「這個就是那個!」祭指了指直。

「俺..俺?!」

「沒錯!」祭忽然熱血了起來,要拯救眼前迷失的小羊!「只要小直你把自己包一包當禮物就是最棒的禮物啦!還有當然留下值得紀念的一刻就由我包辦啦....」

「祭!再開玩笑我就不理你了!!!」這個人也是,那個人也是,怎麼都出這麼下流的主意!氣死他了!

「哈哈~~~抱歉!抱歉!不小心把我的妄想說出口了!接下來真的是認真的啦!」祭露出一貫的小惡魔微笑。

「什麼妄想阿...到底都在想些什麼阿....」直有點快受不了。

咳漱兩聲清清嗓,祭擺出正經的表情:「其實直你也不用想太多,空那單純的傢伙很容易滿足的啦!所謂的禮物,當然就是真心最重要啦!」

「真心?什麼意思?」

「這個嘛...當然就是要直你自己去想囉!」祭又露出壞心的小惡魔微笑,就把問題丟回給直。「抱歉,直,我還有工作要做,沒辦法跟你多聊囉!加油喔!」說完就把直推了出去。

「祭...祭...祭!喂!那有這樣的啦!太過分了啦!!!」

看祭打定了要看好戲的樣子,直實在拿他沒辦法,只好再去找別人商量。

「...就是這樣,七海老師有什麼好意見嗎?」兜了一圈,直還是覺得只有七海最值得信賴,於是跑來保健室找七海商談。

七海嗯哼的悶笑了一聲:「這還真是困難呢!」

「真是的,連七海也要笑我嗎?」

「哈哈~~不是的!不是的!」七海收拾起想笑的表情:「我只是覺得直你很可愛而已!」

「什麼可愛的...七海別說這種令人羞恥的話啦!」

七海淡笑不語,照往常般泡了杯茶給直。

「來,喝茶吧!冷靜一下才能思考喔!」

「嗯!謝謝!」

或許是七海天生給人寧靜的氣質,也或許是溫溫熱熱散發茶香的熱茶的作用,直煩躁的心情不知不覺平靜了下來。

「那麼,直認為人為什麼要送禮物呢?」七海問。

「嗯..為什麼要送禮物阿..」直思考了一會:「大概是希望別人高興吧!」

「呵呵~~就是這樣沒錯喔!」七海微笑道:「雖然有的時候是禮儀,但是,送禮這件事,大致上都是基於想要對方高興開心的心情喔!在這種心情上,想像著對方會因為收到怎樣的東西而高興,這就是送禮物的本意喔!」

「說是這樣說..但是..」直好像回想起了某些回憶,臉色有些悲傷:「但是,我已經很久沒有送人生日禮物了,已經不記得該怎麼做才好了...」

「直...」敏感的七海知道讓直回想起以前的事情,趕緊轉換話題。

「那我們來做生日蛋糕好了!」

「生日蛋糕?不..不行的啦!我其實不太會這類的....」直對自己的手藝沒信心,連忙想拒絕。

「沒問題的!直!我會在旁邊幫忙的!絕對可以成功的!」七海微笑握住直的雙手,好像是要藉此給他信心。

「真的嗎?」

「當然!」

就這樣在七海微笑的神秘壓力下,直也不得不點頭同意了。

................

...........

「直那傢伙是怎麼了?這幾天不但老是不見人影,還晚歸,問他也不說,到底在做什麼阿?神神秘祕的!」空對著七海抱怨直最近的行徑。

「那個阿,直他最近在我這學些東西。」深知內情的七海隱瞞部分事實地說。

「咦?直在七海你那裡學東西?學什麼啊?」

「阿哈哈哈...這是秘密喔!」七海苦笑。

「耶?為什麼?七海告訴我吧!」空還想追問,卻突然被人阻止。

「到此為止!總是探究對方的隱私可是會被討厭的喔!現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幫忙,跟我來吧!」突然出現的真一朗硬是不由分說的拉起空的衣領拖走了他,臨走前還朝七海拋了個媚眼。七海則回以『多謝啦!』的眼神。

「什麼更重要的事情阿?喂!放開我阿!」空掙扎。

「當然就是佈置你的生日宴會會場囉!」

「為什麼我自己的宴會還要我自己去佈置阿?根本就沒有道理嘛!」

「少囉唆!是男人就不要在意這種小地方!」

「這又不是小地方~~~~~」

「呼!空這種追根究底的個性,有時也真叫人困擾呢!」看著兩人拌嘴漸漸遠去的背影,七海忍不住嘆了口氣。

「...可惡!這個世界哪有壽星還要來佈置生日宴會會場的!大哥這個笨蛋!好痛!」滿懷不平的空不斷喃喃自語發著牢騷。

「還在那邊嘀嘀咕咕些什麼!空你就是因為這樣老是在意小地方,才沒有辦法成為像我這樣帥氣瀟灑的男人!」真一朗敲了說他壞話的空一拳,然後開始自誇。

「什麼帥氣瀟灑,還不如說是變態無聊的男人...」

「空,你說什麼?」還真是不知死活。

「不,什麼都沒有!」空認命的埋頭繼續苦幹。

世上還有像他這樣苦命的壽星嗎?居然要自己佈置生日會場。雖然有小孩三人組來幫忙,但是小孩們根本就是跟真一朗在一旁玩鬧,結果苦工還是落在自己頭上,真是讓人想哭阿!

「阿~阿~~生日宴會~~~羽柴加油!」青大概是察覺到空的失落,笑著為空打氣。

「是,是,真是感謝你阿!...唉!淪落到被小孩安慰的我到底該怎麼辦阿?」

在空不斷自怨自艾中,宴會開始的時間很快就到了。至於來賓則是該來的都來了,不該來的也都來了,卻獨獨不見直的身影,甚至到唱完生日快樂歌並且切了蛋糕所有人都開始玩鬧起來了直都還沒出現,讓空感覺有股說不出的空虛。

「嘖!那傢伙到底跑去哪了?該不會忘了吧?真是無情的傢伙!」

「嘿!空!為什麼一個人站在這裡?直跑去哪了?真奇怪阿!該不會真的聽了我的建議吧?」祭小惡魔笑地走來空身旁。

「哼!現在來我也不希罕見到他!」空在耍彆扭。

「小空~~」看著說違心話的空,祭只有苦笑:「想不想聽我跟直說的建議是什麼嗎?」

「....什麼什麼建議?」雖然看到祭不懷好意的笑容,但是跟直有關的還是讓空忍不住好奇心。

「呼呼呼~~~就是把自己當作禮物包起來送給小空這樣的建議喔!」

「騙人!不會吧!直不可能做出那種事吧?」

「哈哈~~很難說喔!直不是沒出現嗎?說不定就是在床上等你呢!聽到這,空有稍微心動了吧?真是幸福阿!」祭促狹地笑說。

「笨...笨蛋!誰會為這種事情心動阿!給我滾開!」空作勢趕祭離開,其實心裡已經被以上那番話引的心猿意馬,開始做許多幻想。

『嗯哼~~人體禮物嗎?感覺好像還不賴~~~我有興趣了~~』夜色色地說。

『少囉唆!夜你不要多事!』

『嘖!』夜有些不耐地語氣,不過大概是看在空一年難得一次生日的份上,也沒多說什麼就回到了精神世界。

不過空確實之後一改苦悶的心情,恍惚地幻想著,偶爾還會露出怪異的笑容。

『那傢伙應該不會吧....不過...難不成...也許會....』改變了心態,空突然很期待回到房間。

就在宴會快結束的時候,卻出現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阿!藤守來了!」青大喊。

空抬頭一看,果然是直,心裡瞬間也不知道是高興還是失望。果然直還是不可能會做出把自己當作禮物這種事情的。

「你這傢伙做什麼去了?都快結束了才出現,也太不夠意思了吧!」

「囉唆!我...我有點事情嘛!」

「有什麼事情比我的生日宴會還重要?還是只是你睡過頭了?」空語氣酸澀地說。

「才不是!我...我....」

直難得的沒有跟空頂嘴,把雙手擺在身後露出羞赧的神情,讓空感到很意外,也很好奇。

「那麼,是為什麼呢?」空很壞心地一直逼問羞到頭都快低到地上的直。

「那個...那個....阿!真是的!給你啦!覺得醜也不准你退貨啦!」直到最後終於惱羞成怒,扔給空一個禮盒。

「這是什麼?」空滿臉疑惑。

那是個包裝的一點都不精美的禮盒,只有在外層用緞帶綁了個歪曲又不整齊的蝴蝶結,卻莫名給人親切的感覺。

「反正你打開就知道了...」直偏了頭過去,好像刻意不想直視空。

發現兩人的異狀,所有人也都或偷偷摸摸的或光明正大的悄悄地朝兩人附近聚集了過來偷聽對話。

「這麼神神秘祕的作啥?真拿你沒辦法....」雖然嘴上是這麼說,空卻一副竊喜期待的表情打開了禮盒。

原來禮盒裡面裝的是一個圓形的奶油巧克力蛋糕,上面不但寫了『笨蛋羽柴生日快樂!!』的字樣,還有一個用餅乾做的歪歪曲曲很像是空的人偶。

「這該不會是...你親手做的吧?」

「是阿!不行嗎?」直惱羞成怒:「就算現在你說又醜又難吃會拉肚子我也不會收回來了啦!」

無視於直的羞怒,空卻拿著蛋糕在旁邊傻笑。

「喔~~直親手做的蛋糕耶~~~真好喔~~~」咖擦!咖擦!祭又在旁拍攝空的傻笑照片。

「這就是青春阿~~~」真一朗抱著雙手不斷點頭不知道在感嘆什麼,旁邊的七海則把手放在嘴邊微笑。

「哇~~~巧克力蛋糕耶~~~藤守好厲害阿~~~~」青跟其他人在旁無意義的大喊。

看空還在繼續傻笑,大家又在旁邊起鬨,藤守搖了搖空的手催促他:「羽柴,趕快吃吃看阿!不要再發呆了!」

「是,那麼,我就開動囉!」

終於回神的空切了一小塊蛋糕下來,直跟其他人都戰戰兢兢緊張地看著他吃進嘴裡。(其他非相關人等你們在跟著湊熱鬧緊張什麼阿?汗)

空瞪大眼:「好...好吃耶!雖然蛋糕看起來不精緻,不過卻非常好吃!」

「真的?」直半信半疑又驚又喜。(好複雜的反應..)

「真的!真的!你也吃吃看吧!」說完,空就突然把直拉了過去,趁他還來不及驚呼就吻了上去!

「羽....嗯....」反應不過來的直張大眼任由空噬吻。

「哇!空好厲害!」總之祭又是一邊大喊一邊不斷咖擦咖擦地啪照。

「做的真好阿!什麼時候學會這種技倆的?空我對你刮目相看了!」

「阿~~阿~~~LoveLove~~~~好熱阿~~~~~~~~」

一陣子後,空才放開滿臉潮紅的直,舔了舔嘴角:「怎樣?好吃吧?有巧克力的香味喔!」

「什...什麼有巧克力的香味...你害我丟死人了!笨蛋羽柴~~~~~~~!!!!」

總而言之,一切都是圓滿結束,大家都還是那麼幸福,值得慶幸,值得慶幸。

------------------------

瘋言瘋語區:

呼!

本來只想寫兩千字左右的,沒想到東加西加不知不覺就變超長了!

果然是人算不如天算阿!(咦!不要亂用成語啦!)

這篇完全沒有任何需要嚴肅的地方,純粹是我想寫空直LoveLove的感覺跟直耍彆扭的模樣罷了!

不過....

以為這樣就完了嗎?

這只是告一段落休息一下而已!

賀文不寫H怎麼可以呢?!!!

所以我"預計"會寫後續的的H文吧?(挖坑大王不敢肯定的說....)

喜歡的朋友就稍稍期待吧^^

我如果寫的出來就會放上來!(意思就是說如果很久沒放上來就可以忘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